我辈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20211101
累。

看到一句挺有意思的话:

劳动可耻,食利光荣。

的确有几分道理。XD

20211102
突然就进入了情绪失控状态。

20211103
喝惯了蓝罐红牛,现在觉得黄罐红牛有些甜得发腻了。

20211104
听糟糕的公选课Pre真是场折磨。有些学生幻灯做得烂,讲得也没重点,不仅严重超时还嬉皮笑脸。看着这副样子,我真想冲到台上给他们两拳。

20211105
提不起干劲。
都已经十一月了吗。

我好累。

奖学金到账了,提起些干劲吧。

20211106
梦见自己养了一只很乖很乖的小白猫。可是猫是怎么来的呢?

20211107
帝都初雪,空气干净多了。
迎面吹来清冽的风,有那么一瞬间像是回到家里一样。

竟然已经立冬了,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又一年。

Y大的食堂真的太烂了,居然连饺子都做不明白。

20211108
今天做实验时有点儿着急,吸了不少溶剂蒸汽,晚上头好痛。

20211109
x春北x 和 x青x中x 这两个公众号是真的龌龊。成天惦记着裤裆里的那点儿事,恶心不恶心啊?
我对*的好感度真是快被这两个傻卵自媒体给败坏没了。

20211116
不知道研究生院通过什么途径了解到俺的思想和精神有点问题,然后通知了我的老板。
老板今天突然找我聊天,让我有情绪有压力时多沟通多交流,要正能量。

我对老板本人倒基本没有任何负面态度。
我唯一好奇的是,研办究竟做了什么。

通过这个博客吗?从网络中心应该可以监测到对这个IP的频繁访问,但网络中心与我没什么瓜葛,与学工部门也不会有太多关联;更何况校园网每天访问的IP海了去了。
通过我的社交软件吗?我不记得自己在微信上加过学工老师的微信;一个多月前我曾发表过一次情绪化的攻击性言论,但第二天就被我删除了,也许是被好事之徒捅到了研办?
印象中,入学时填过一次学校的心理健康调查问卷,但明确写了不会将结果通知任何人,难道是调查方言而无信?况且如果是由此泄露,那老板应该早就找我开聊了。

思来想去,暂时看来还是这个博客更安全些。接下来的几年就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回归虚无吧。

20211117
最近被推送了好多炒酸奶的短视频。不过看着确实蛮解压的。
把冰冷的酸奶切开时的场景总能让我联想到划TLC薄板。。

20211118
今天突然发现了自己的一个极愚蠢的错误。
这意味着过去近两周的努力都基本是无用功。
懊恼。

20211120
《双城之战》这部动画片的质量很高。人物塑造很立体,场景设计很用心,画面充满张力,诸多细节也处理得十分精巧。唯一可惜的是,编剧有些操之过急,总喜欢用离谱的巧合来强行推动剧情的发展。这种伎俩用个一两次还好,多了就难免令人生厌。

太胖了,要控制饮食准备减肥了。

20211122
不小心把一个重要的中间体溶液给打翻了,后悔没有及时旋干。
几天的心血又付之东流。

手部的溃烂越来越严重了。

刷牙时突然想到了今天合成时现象异常的原因,简直要被自己给蠢死、气死了。

20211123
前阵子在知乎上关注了一位药明康德的研究员,@佐佐木一人,分享了好多有机实验的实用技巧。
今天在知乎上又关注了一位在读博士生,@钟无艳。之前偶尔读过他的几篇回答,今天细细通读下来,有许多文字在我这个后来人眼中的确有醍醐灌顶之感,他在科研训练中的许多思考与心态都值得我参考借鉴。而且他也分享了许多有机实验的小操作。
这也让我更加相信,31号博文是颇有意义的。

钟无艳前辈早年的回答中有这样一句话:

从高中开始中二,认定了教育是改变世界的根本力量,觉得减少贫穷和不公的最好方法就是教育。

几年前的我也是满腔同样的热血,义无反顾地做出了一些选择。但我后来逐渐心灰意冷了,于是做出了另一些选择。
我现在认为,天朝当下的教育反而只会加剧不公。
很惭愧,我抛弃了“为人师表”的理想。

20211127
喝高了,这个周末算是挂掉了。

寝室对门儿有位大哥,三十出头。前阵子我帮了大哥一些小忙,其实也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大哥之前的硕士导师刚好要来我们这儿进修。周末了,大哥跟他导师要出去喝点儿。大哥看我最近压力挺大,于是就顺便邀请我这个小老弟同去。
其实也没喝多少,二两多白酒,一升多啤酒。
我犯的错误在于,以为这个局会很快结束,然后就可以回宿舍睡觉,所以就没怎么吃东西,而且喝得还急。
七点多开始,吃喝到十一点左右。
大哥突然来了兴致,打电话摇了几位他之前的同学,也就是他导师之前的学生一起聚聚。
下半场开启了。
后面我就慢慢扛不住了,醉得一塌糊涂,在洗手间里呕吐了一整池子。人生中头一次喝酒喝得这么狼狈。
喝到两点多钟,大家都嗨起来了,于是又去歌厅唱歌。
在歌厅,大哥们又喝了十几瓶啤酒(新疆兄弟们的酒量确实可以)。
最后,唱到六点钟歌厅打烊,大家也差不多尽兴了,就各自回家了。

哎。怎么说呢?大哥应该是真把我当成个朋友,把我拉进他的圈子里互相认识。
但无奈的是,我可能和他们风格不太一样。
他们这伙人平时科研工作压力也都挺大的,但他们更倾向于是——周末了,在一起猛喝猛玩猛造,来排解一下情感(这样其实挺豪爽的)。
我的话,可能压力大的时候就在寝室自闭一宿,好好睡一觉就完事了。
跟他们玩完这一宿,我其实是累的够呛,更加疲劳了。
就是,对待事情的态度可能不太一样吧。
我除了陪家里人出去之外,其它的时候在外面吃饭,都是绷着的状态,放不开。
在外的酒局都是纯消耗自己的精力,但是对于大哥来说,这反而是一个休闲活动。
其实也正常,他们都那么多年的交情了,出去吃饭肯定是一个很轻松的状态。
我在这个小圈子里纯纯一个new bee,紧张也是挺正常的。

酒桌饭局之类的,之前也去过一些。
包括这次大哥邀我过去,我一开始也只当成应酬。
让我情绪产生波动,以至于让我借着酒劲写下这些文字的原因,一方面是,“我靠,原来大家都这么实在啊”;另一方面是,“我靠,大家解压的方式也太不一样了吧”。

20211128
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检索系统是真的垃圾,完全烂到骨子去了。

如果要列一个“我讨厌的水果TOP5”的话,菠萝和菠萝蜜这两个东西肯定能排得上号。

20211129
看了E站放出的《Venusblood Orbit》的部分CG,整体来说有些失望。
大量CG是从过往的作品里直接copy过来,只是在旧有基础上简单地加了个淫纹而已,太敷衍了。
且所有CG里的淫纹都是完全相同的设计,完全看不出画师的诚意何在。
更有甚者,一些浮现在胸部和后庭的淫纹也是子宫形状,令人啼笑皆非。
VBO的原创CG的质量也参差不齐,有些还不如Pixiv上的随笔涂鸦。

VBHI最近发售了,希望尾巴社能多从这里捞点钱,然后把注意力重新投入在正作上,不要成天想着廉价页游。

前阵子就想发的:
新的假面骑士剧里的反派女主阿基蕾拉真是太惊艳了!服装造型的恶堕风拉满!妖艳诱人的夸张的红色蕾丝设计,简直是在我的性癖上起舞。
演员浅仓唯本人也是颜值卓越。看了她早年的写真集,纯欲这一块真的是让她给玩明白了。
这应该是我所见过的长得最像纸片人的现实世界里的演员了。

20211201
吐槽一下。浦侃裔老师前段时间新发的那篇JACS还真就是没什么新意。
体系是之前用过的体系,策略是之前用过的策略,唯独蹭了个新冠的热点,就上到JACS去了。
https://pubs.acs.org/doi/10.1021/jacs.1c08017
不过这种执行力也确实挺厉害的。XD

很早之前就拜读过剃头哥的神文,但今天才第一次试着探寻了这位前辈的过往,不禁感叹时运的无常。
16年那场争论中的正方双方的许多人,现在看来都走出了一条光明的道路。
真希望大家都能有光明的道路。

20211203
睡了一觉起来,发现本站喜提DNS污染。Orz
国内大部分地区已经没法正确解析域名了。

几个小时之后,解析到ipv6地址的域名也被污染了。。。

老老实实准备站点迁移了。:(

话说连“直男”这种比较新的词儿也开始逐渐变成死语了。

20211204
我与家人电话联系的频率并不高。
最近几次与母亲交谈时,发现她逐渐开始重复一些上次已与我说过的事情了。
虽然知道人上了年纪之后就是会这样,但还是不免有些唏嘘。

20211205
玩了一会儿VBHI。
白皇女的新HScene质量不错,剧本很有趣。
vbhi1.jpg

尽管白皇女的和服造型很惊艳,但自己还是不太习惯尾巴社的新画师的风格(尤其是眼睛),这一点在立绘上更加明显。
vbhi2.jpg

而且这堕前堕后的反差感也太弱了!都这么久了,新画师怎么还是一副不懂恶堕的样子啊!(考虑到这段剧情是刻画“半堕状态”,倒也不是不能勉强理解)
堕后.jpg
堕前.jpg

不过和服皇女确实好可爱。ლ(´ڡ`ლ)
vbhi5.jpg

最后附上经典的原版白皇女作为对照。
vbhi6.jpg

当然还有我最喜欢的恶堕版白皇女。^q^
vbhi7.png

等VBHI在Steam上发售之后,我一定要去补票。

之前一直觉得莱昂身边的副官妹子平平无奇。刚才偶然打开她的HScene,发现声优把这妹子给演绎得特别俏皮欢脱,那股呆萌劲儿真是绝了!我对这种软软萌萌可可爱爱,而且还有富有喜感的小萝莉真是毫无抵抗力。
vbhi9.jpg
(这边的ノエル比原神的ノエル可爱多了)

20211208
之前只知道默克尔是搞过量化的,没想到她还发过一篇JACS...
https://pubs.acs.org/doi/abs/10.1021/ja00233a012

20211209
忙活了一个多月,终于摸出了心心念念的两个目标分子。
现在回头看来,这些合成确实没什么难度。纯属是自己太蠢,犯了太多本可以避免的错误。
吃一堑、长一斤,以后不要再犯低级失误了。

原来斯托克斯公式的斯托克斯与斯托克斯位移的斯托克斯是同一位斯托克斯... 真乃神人也。

20211210
之前下单的粘土人终于到货了。
renge.jpg
koumari.jpg

喵帕斯和小小鞠真可爱啊。^q^

20211211
绝对萌域新出的伊莉雅抱枕真可爱啊,超级心动。

噗哈哈哈哈哈,原来松本理世的声优以前还配音过《龙与虎》里面的鹦鹉。
岁纳京子真的很像凉宫春日啊!不过在我看来,京子比春日更加可爱,更加友好,更加平易近人一些。

20211213
上周做的东西不太纯,光谱行为异常,只好重新补一下化合物。
心里很难受,但只能再拼一周了。

贪图方便,做实验时没戴活性炭口罩,吸入了不少挥发性溶剂,晚上头痛得不行。

20211214
实验室里有畜生。
装着乙酸乙酯的桶里被混入了甲醇。过柱子的时候,我的产物全被毁了。
虽然大概能猜得到是谁做了这种卵事,但暂时没有证据。

20211216
连着好几天在实验室干到凌晨三、四点钟。

今天的夜晚很清澈。
既可以说是清风朗月,也可以说是寒风冷月。
骑着单车游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有些惬意,也稍微有些寂寞。

20211217
我身边统计法:帝都的白天的的哥普遍要比晚上的的哥能聊能侃。

20211218
有点想哭。
前天晚上通宵分出来的产物还是不太纯,有一个很近的杂质,很难分离。

20211213
https://github.com/DavidBuchanan314/ambiguous-png-packer
苹果的图片解码方式好像比较独特,导致同一张图片在ios和安卓机上可能会有截然不同的显示效果。
有空琢磨下这个项目的实现方式。

20211225
最近换了个课题,于是读了一些这个领域的学位论文来补充些相关的基础知识。
发现这个方向的几篇相当不错的博士论文的指导教师都是同一个人,写得相当扎实。
结果上网一查,这位导师竟然是前段时间中科大游戏零容忍政策的当事人...
zhangguoqing.png

20211226
前几天合成时的一个中间体,在DCM里有强烈荧光,但加了一点点甲醇之后就没有荧光了。头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20211227
笔记本键盘有两列按键失灵了,怀疑是积灰过多导致接触不良。
买了个手持吸尘器,无效。
最后用电动牙刷的尾部对着按键怼了一会儿,居然恢复正常了。

白皇女果然霸气侧漏。(莱昂:那我呢?)
vbh.jpg

20211228
网易云竟然搞回了不少歌曲的版权。
通勤路上,耳机里突然响起魔法少女伊莉雅第三季的OP的那一瞬间还挺令我惊喜的。

十几年前,国内的音乐版权意识还不像现在这么浓厚。
差不多是在2010年左右吧,我在网上看到有新闻说未来可能需要付费听歌。
当时一片揶揄之声,诸多网民都觉得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事情。
时代的风向变化得真快呀。

话又说回来,当前的版权体系显然是有待完善的。平台之间斗得头破血流,给用户也造成了极大的不便。
期待未来会有更健全的制度,既能保护创作者的权益、激发创作者的动力,又能给听众带来便捷。

20211229
我很讨厌“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更加讨厌那些“明明揣着糊涂却假装自己‘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

20211230
我不愿被寄予厚望,也不愿承担相应的责任。
我只想在群体中保持着“中等偏上”的水准,轻松、悠闲、愉快地度过一生。
我极度厌恶承受压力。

20210604
我不太喜欢被辈分长的人夸“聪明”,因为他们的言外之意往往是“你还不够努力”。
仿佛在他们眼里,我是一种凭借几分才气玩世不恭、偷奸耍滑的小丑一样的形象。
不,我不是这样的人。 我自认对待每一件事都踏踏实实、尽力而为。
我不接受自己的辛勤与努力被一句简单的“聪明”掩盖过去。

我的天资大概也就是“中等偏上”。
看起来“优秀”,只不过是因为我在压榨自己,在超负荷地运行罢了。
取得成绩,绝不是因为什么“聪明”,只是层次稍高的“勤能补拙”而已。
我已经全力以赴了,可总有人觉得我还能更进一步。
我只想在自己的舒适圈里“游刃有余”,从不想搞什么“突破极限”。

添加新评论